天山童姥

+  青头一  +
2014-04-18

转载:尺八—古今诗偈(行者整理)- [修行]

Tag:

尺八—古今诗偈(行者整理)。

  

《尺八古今诗偈》 去岁夏末,重听尺八录音,古老的尺八音溟溟渺渺,忽明忽暗,一次次的打动了我。心中慨然,当世还有几人能有这么好的心乐呢。于此辑录古今有关尺八的诗偈。分享与诸尺八友。

 

一、【普化禅师】

《普化铃铎偈》

行者注:普化禅师,唐代禅师,盘山宝积之法嗣。被日本普化禅宗尊奉为鼻祖。

 

明头来明头打

暗头来暗头打

四方八面来旋风打

虚空来连架打

 

二、【普化禅宗】宗旨

行者注:心地觉心将尺八带回日本,创立普化禅宗,以“吹禅”作为修行方式。

 

明暗双打,虚无吹箫。

坐断明暗两头,通彻明暗不到之处。

然后以一枝竹箫,得转大法轮。
 

三、【一休宗纯禅师】
行者注:一休和尚,行径风流,无所拘束,与普化祖师类同。凡咏赞普化禅师者,也作尺八诗一并收录。

 

一休和尚自画像

尺八—古今诗偈(行者整理)。

《尺八》
一枝尺八恨难任,吹入胡笳塞上吟。
十字街头谁氏曲,少林门下没知音。

 

《风铃》(其二)
见闻境界太无端,好是清声隐隐寒。
普化老汉活手段,和风搭在玉栏干。

 

《赞普化》
德山临济奈同行,街市风癫群众惊。
坐脱立亡多败阙,和鸣隐隐宝铃声。

 

《普化和尚》
议论明头又暗头,老禅作略使人愁。
古往今来风颠汉,宗门年代一风流。

 

《题顿阿弥吹尺八像》
尺八吹来感鬼神,乾坤游客更无伦。
森罗万象只斯曲,画出扶桑笛里人。

 

《尺八》

行者注:天上羽衣曲,指唐玄宗所做的《霓裳羽衣曲》,为唐代法曲精品。


因忆宇治庵主曾,饥肠无酒冷于冰。
明皇天上羽衣曲,偶落人间慰野僧。

 

四、【吹禅行化逝愿文】

行者注:明暗法系谱所载,明暗尺八修行的准则。

 

一吹为断一切恶

二吹为修一切善

三吹普度为众生

皆共成佛道

 

五、【明暗心悟偈】

 

竹管本虚心
一曲会天真
高音表宽容
低音表慊逊
中音示平等
节奏话无常

吹奏前无始
吹奏后无尽
腾腾任运时
念念住一音
行到无声处
恰恰是自心

 

六、【苏曼殊】(民国)
行者注:曼殊上人,行云流水一孤僧。上人听乐而过,诗传百年,今人初闻尺八之名,多源于本事诗。

原诗注解:日本尺八与洞箫少异,其曲名有《春雨》者,殊凄惘。日僧有专吹尺八行乞者。

 

曼殊上人 书

尺八—古今诗偈(行者整理)。 

《本事诗之九》
春雨楼头尺八箫,
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
踏过樱花第几桥。

 

《过若松町有感示仲兄》

行者注:曼殊上人虽未吹奏尺八,但诗中“行云流水一孤僧”句,颇与尺八会通,是以一并收录。

 
契阔死生君莫问,
行云流水一孤僧。
无端狂笑无端哭,
纵有欢肠已似冰。

 

七、【卞之琳】
行者注:曼殊上人吟诵“春雨楼头尺八箫”的二十年后,也是在京都,卞之琳写下了他的代表诗作《尺八》。

尺八
象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
三桅船载来了一枝尺八。
从夕阳里,从海西头,
长安丸载来的海西客。
夜半听楼下醉汉的尺八,
想一个孤馆寄居的番客。
听了雁声,动了乡愁,
得了慰藉于邻家的尺八。
次朝在长安市的繁华里
独访取一枝凄凉的竹管……
(为什么年红灯的万花间,
还飘着一缕凄凉的古香?)
归去也,归去也,归去也——
象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
三桅船载来一枝尺八,
尺八乃成了三岛的花草。
(为什么年红灯的万花间,
还飘着一缕凄凉的古香?)
归去也,归去也,归去也——
海西人想带回失去的悲哀吗?

八、【一曲两曲无人会】

行者注:集《碧岩录》《菜根谭》偈句,载于尺八曲谱。

 

素琴无弦常调,

短笛无孔而自适。

三界无法,何处求心,

白云为盖,流泉作琴。

一曲两曲无人会,

雨过夜塘秋水深。

尺八—古今诗偈(行者整理)。

九、【石莲子师】

石莲子师,长安高士,东南出家,后隐住于云南与江南。妙德之良师益友。

 


行者注:丁亥年夏居苏州,石莲子师赠诗。

 

万缘且放下
发心乱尺八
清明无挂碍
笔底应生花

 

行者注:丁亥年冬北京再聚,石莲子师记诗。

 

北国自来称苦寒
金乌居水呈湛淹
尺八声里难言诉
无端迥落心超然

 

行者注:戊子年秋云南束河共修时,石莲子师记诗。

 

曲水滴竹影
槛月恍蕉梗
浮云轻且淡
尺八蓦然鸣

 

午后去普贤寺
静听尺八寻久
念佛号千声许
在雨中往回遛

 

行者注:己丑年冬行杭州玉皇山,共闻尺八妙音,石莲子师记诗。


玉皇山中雨霰霰,抹胸白云披青衫。
竹叶片片六朝事,声声尺八思千年。

 

己丑年末,遵循弘一大师之路,行至普陀法雨寺前。

放生池前,初以尺八乞行,石莲子师题赠。(补画)

 

行者于北京

辛卯年 九月十二

2014-03-07

秋阳-创巴仁波切诗选 Selected Poetry of Chogyam Trungpa- []

Tag:

【心如野马:转化烦恼的修心七要】 -创巴仁波切 - 坚华嘉措 - 坚华嘉措(本人的博客独此一家,绝无分店)

让这世界轻触你的心

 

如果你寻找那觉醒的心,

如果你把手伸进胸廓之中,要去感觉它,

那里除了温柔,不会有任何事物。

 

你觉得心痛,你觉得柔软,

而若你对世界张开你的眼睛,

你会感受极大的悲伤。

这种悲伤并非来自他人的苛待。

它的产生,是因为你的心完完全全地被揭露了——

没有一片表皮覆盖在它的上面;

它是完全生裸的肌肤。

即使一只小蚊子停在上头,

你也要深受感动......

 

真正的无惧,是温柔的产物。

它来自让世界轻触、搔拨你的心,

轻触你那颗生裸的、美丽的心。

 

你意愿要敞开你的心,没有拒斥,亦无羞怯,

面对这个世界。

 

你欣然地

把你的心,和他人分享。

 

*摘译自邱阳创巴仁波切:《觉悟勇士》,真心的悲伤一章。

 

登 极

 

 

父母是非常慈爱的,

而我太年少未能体会。

高原的崇山与深谷美丽无比,

未曾见过低地的我,何其愚昧。

 

 

努力汲取心灵的滋养,

淬砺智慧的剑锋,

我寻得永恒的父母

令我再也难忘。

 

 

无人左右我的思想,

我显露本我的自性

现出少年王子的风仪。

此皆唯一上师之赐。

 

 

我为利他之行而忙碌。

般若,穿透所有障碍,

将王子变成年老而睿智,

对任何人都无所畏惧。

 

 

跃舞太虚,

云采为衣,

掌中握月,撷日为食,

星辰是我的扈从。

 

 

赤裸的孩子美丽且尊严。

红花开满天空。

可笑那不成样的舞者,

随着无人吹奏的喇叭起舞。

 

 

在红宝石砌的宫殿里,

听着种子字的念诵,

幻想的舞蹈赏心悦目,

现象的迷人姑娘们。

 

 

无佩剑的战士,

骑着彩虹,

充耳是超凡喜悦的无尽笑声。

毒蛇变为甘露。

 

 

以火为饮,以水为衣,

紧抓着风的鬃毛,

吐纳着泥土,

我是三界之君王。

 

.......

2014-03-07

宗萨仁波切facebook中的“网络空间祈愿文”中英文对照- [修行]

Tag:
宗萨仁波切facebook中的“网络空间祈愿文”中英文对照
 
Namo ākāśagarbhāya oṃ ārya kamari mauli svāhā
南摩 阿喀霞噶儿巴呀 嗡 阿日以呀 喀玛日以 玛呜哩 梭哈

Oh bodhisattva mahasattva!
哦,菩萨摩诃萨!

As I prostrate at your lotus feet,
I offer everything I can name and understand,
And all my mind’s conjurings,
As well as everything that exists, inconceivable and undreamed of,
Throughout immeasurable space.

我顶礼您的莲足,
同时供养我能称呼和理解的一切,
以及自心所幻现出的一切,
还有周遍无量虚空中,
不可思议且梦想不到的一切存有。

To you, who are the very essence of space,
I offer praise.
Bless this cyber-space with comfort, bliss and enlightenment—
May it be of benefit to myself and others.
Unburden our misgivings;
Purify all that sullies and despoils us,
And the profligate displays,
That throng and colour this space.

向您,即虚空本质自身,
我献上礼赞。
请以安适、大乐、证悟加持这网络空间,
愿其利益我与其他众生。
祈卸下我们的忧虑;
对于玷污、剥削我们的一切,
还有充塞在这虚空中和令虚空染色的堕落戏现,
祈悉清净。

Prayer for cyberspace by 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网络空间祈愿文》宗萨钦哲仁波切 撰
2014-03-07

秋阳创巴仁波切的一些开示- [修行]

Tag:

 

 

完全暴露了.彻底觉悟了--秋阳创巴仁波切 - 空行的舞蹈 - 空行的舞蹈

 

完全暴露了.彻底觉悟了--秋阳创巴仁波切 - 空行的舞蹈 - 空行的舞蹈

 

 

 

完全暴露了.彻底觉悟了--秋阳创巴仁波切 - 空行的舞蹈 - 空行的舞蹈

 秋阳创巴仁波切的书法

 

若不先努力通过持戒和修法的窄道,便不能证得空性。修法在开始时不能没有,但到了某一阶段便须渐退。从究竟的观点来看,整个学习与修行的过程,都是多余的。我们可以一眼看出无我。但我们不能接受这么简单的事实。换言之,我们必须学习去掉所学。整个过程就是除“我”的过程。我们以学习处理不正常的思想和情绪为始,然后经由了解空性或敞开性而除去错误的概念,此即空性的证得。“空性”的梵语是“舜若多(shunyata)”,字面的意思就是“空”、“空性”、“空间”,空无任何概念化的心态。龙树在其所著《中观论》中说:“正如日光破除黑暗,大智者已降伏其心之恶习。他既不见心,亦不见心念。”

 

《心经》的结尾是〈大明咒〉或真言。藏文本说:“故知般若波罗蜜多咒是深智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是除诸苦咒,应知其为真,因其无虚假。”此真言的效能,不是出于某种想像的咒语神力,而是出于咒语的意义。有趣的是,在讨论过空性——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等——之后,《心经》接着又讨论明咒。它从禅定境界讲起,最后讲真言或咒语。这是因为我们在开始时必须对自己的了解产生信心,清除一切概念;所有断见、常见等信仰,都必须予以突破和超越。当你完全暴露、脱光衣服、摘下面具、浑身赤裸、彻底敞开时,你就在那一刻得真言之力了。当基本的、绝对的、终极的伪善被揭穿之后,你才真能开始看到光明之宝:敞开、放下、舍弃等所具活泼有力的素质。

 

这里所说的舍弃,不只是抛弃,而是在抛弃一切之后,我们发觉心安住后所具活泼有力的素质。这种心安不是软弱的心安、软弱的敞开,而是具有坚强的特性、无敌的素质、坚定的素质,因为它不容许有伪善的缺陷。它是在各方面完全心安,所以连些微容许怀疑和伪善的黑暗角落都没有。完全敞开就是完全胜利,因为我们无畏,我们根本不想自卫。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是大明咒。或许在你的预料中,此咒不应说:“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而应说与空性有关之事,如:“舜若多,摩诃舜若多”之类。但它却说“揭谛揭谛……”——“去了,去了,去彼岸了,全部去彼岸了”。这比说“舜若多”有力得多,因为“舜若多”(空性)会意涵哲理。此明咒不是表达某种哲学,而是开示超越哲学的东西,所以才说“揭谛揭谛”——“去了,放下了、除去了、敞开了”。第一个“揭谛”是“除烦恼障”,第二个“揭谛”是除所知障——对实相的原始信仰。这就是说,第一个“揭谛”表示“色即是空”的观念,第二个“揭谛”是指“空即是色”。接下来的咒语是“波罗揭谛”——“去彼岸了,完全暴露了”。至此,色即是色——“波罗揭谛”——同时不仅色即是色,而且空即是空,亦即“波罗僧揭谛”——“全部去彼岸了”。此明咒中的“菩提”是指“全觉”,意谓“放下了、完全摘下了面具、浑身赤裸、彻底敞开”。“萨婆诃(svaha)”是真言结尾的惯用语,意思是说:“心愿如是。”故此明咒是说:“去了,去了,去彼岸了,完全暴露了,彻底觉悟了,心愿如是 .

 

问:欲怎样导致生?
  答:每次有欲时,即有另一生。你种下欲,想做什么,想取什么,于是想取之欲又引起别的。此处生的意思是更多迷惑、不满、欲望的出生。例如,你若急欲赚钱,结果赚了很多,你就会想用赚来的钱去买点什么。一件事导致另一件事的连锁反应因是而起,以致欲望变成了一种欲网。你不断地想要得到什么,不断地想把什么拉过来据为己有。
  证得空性,精确的明见实相,即能突破此一有如蜘蛛网的欲网,因为欲网是在欲望的空间所织成,而当欲望的空间为空性的空间所取代时,整个概念化的欲望模式即被根除,你就好像是到了空气不同的另一星球,一个根本没有氧气的地方。空性如是提供新的气氛、新的环境,一个对执着或取着不予支持的环境。因此,证得空性,便不会再种业因,故说空性生诸佛,为诸觉者母。“觉”意味着不卷入业的连锁反应,不涉及业的任何纠葛。
      

完全暴露了.彻底觉悟了--秋阳创巴仁波切 - 空行的舞蹈 - 空行的舞蹈

 

问:我们中间为何有这么多人不想如实去看事物?
  答:我想主要是因为我们怕看到事物的实相。
  问:我们为何怕见实相?
  答:我们想要有与“我”相连的脐带,以便随时有吃有喝。


  问:这种对“空即是色”的了悟,是籍禅修法获得,还是只能自然而有?
  答:空性不是做头脑体操即可得见;你必须实际去看。你可在坐禅时得见空性,也可在生活情况中得见空性,没有固定的产生空观的模式。就以那诺巴这位伟大的印度瑜伽士而言,他是在其上师脱下草鞋、用草鞋打他一个耳光时,得见空性的。他之得见空性,就在那一刻。这要视个人的情况而定。

问:这么说,空性便不是可寻的了?
       答:如果你真的热心,真的致力于发现空性,全心全意想要了解空性,那么你就得放弃找它。


  问:我觉得难以调和空性概念和现实的情况。
  答:你证得空性之后,并不是说你就不再看了,不再生活在世间了。你还是在世间生活,但你把世间的事物看得更精确。我们自以为了知事物的实相。其实,我们只看到我们对事物的看法,所以我们之所见并不完整。人生真正的微妙之处,还有很多是我们要学的。我们所见的事物,只是实相非常粗糙的版本。证得空性,并不是说整个世间都融入空间,而是说你开始注意到空间,感觉到空间不再是那么拥挤。例如,我们若要去与人沟通,我们可能事先准备好用什么话让他镇静下来,或用什么话向地说明事情。可是见到他时,他却有着那么多的烦恼,说了那么多的话,以致你还没弄清自己在哪儿,就被他完全搞糊涂了。你跟着他一起糊涂,而失去了自己原先准备好的清明,且完全陷入他的迷惑之中。

空性意谓看穿
       问:我们应怎样开始看实相?
       答:不开始,放弃那有个开始的想法你若想要确定某一特殊领域——我的经验——你就不会看到空性,你必须完全放弃领域的观念。这是办得到的,不是不可能的。这不只是哲学上的推想。你能放弃领域的观念,你能不开始
  

问:长久努力以致筋疲力竭而放弃,也属于不开始吗?我们能不试就放弃吗?有没有捷径?以前讲的那只猴子非要经历撞墙和幻想的整个过程不可吗?
答:我想我们必须如此,因为顿悟只在筋疲力竭时才有。它的顿然发生并不一定是说有捷径。在某些情况下,人们可能偶有瞬间的开悟经验,但他们若不修行,他们的习惯想法还会恢复,他们的心中还会再度拥挤杂乱。你非修行不可,因为如你所说,就在你开始失望的时候,你成功了。


       问:您怎样把三昧和涅槃跟空性的概念连在一起?
  答:谈这个问题,有个难说之处。这不是有何不同的问题;这是重点有何不同的问题。三昧是完全投入,涅槃是解脱自在,二者皆与空性有关。当我们证得空性时,我们是完全投入,没有能所或主客的二元对立,同时也没有迷惑了。

转自:http://guaitouxiaotu.blog.163.com/blog/static/20427017820122226145378/

 

 
 
 
 
 

 



 


 

 
 


 秋阳创巴仁波切的书法

 

若不先努力通过持戒和修法的窄道,便不能证得空性。修法在开始时不能没有,但到了某一阶段便须渐退。从究竟的观点来看,整个学习与修行的过程,都是多余的。我们可以一...

2012-03-23

2012外滩18号展览- []

点击查看原始尺寸 点击查看原始尺寸

liuYiQing Works刘一青作品---归途(冥想台)

 

2012文字:


雾水

归途
如果没有预言
三米之内
未来是否会影响现在
上帝的沉思
一秒钟以后的细节
每一天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这不是一首诗,而是展览的题目,当然它看起来很像诗,我们邀请了一些年轻的艺术家来做这个展览,让他们每一个人为这个展览取一个名字,最后就得到了这个 象诗一样的题目,这些题目是关于2012,也就是我们正在度过的今年,这是一种不真实的存在感。我们失去了那隐藏在未来的未知感,我们好像在上演一出已经 排练过的戏剧,而且有不同的版本,我们只是照本宣科而已。2012已经有太多的演绎,预言中的末世,电影已经把细节描述得太具体反而失去了预言应有的神秘 感,以至于我们都觉得这个预言只是电影而已,虽然大家都在开玩笑说全球的政要们都买好了船票,或煞有介事的在google地图上找登船地点,如果某个人真 的为了末日来临深挖洞广积粮,那旁人会觉得此人精神不太正常而把他当作笑料。我们大部分人深信不疑,太阳照常升起,地球照样转动,这样的日子不好不坏但会 永远继续。末日只是佛主或上帝吓唬人的说辞,相信科学唯物思想的人不会去理会这一套宗教的陈词滥调,但是末日感却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这个世界这样下去不 会有太长时间了,但是我们会去哪里?没有人知道。
        艺术家们提出来的题目无论是从宏观宇宙的缘起还是微观的个人感觉甚至一念,都是对这个末日的应对,肖江的“每一天”和陈轴的“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正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来对待这个巨大的关乎人类命运的预言,陈勇为的”三米之内“,李明的”雾水“,也是更关注自己的生活和感受的轨迹,而不 是宏大的人类命运。刘一青是异类,她对神秘学有极大的兴趣,她的”归途“可以理解为归宿或陶渊明的归去来兮吗?这有点招魂的意味,人类的灵魂已走的太远。 郑焕的“一秒钟以后的细节”是追溯起点的宇宙大爆炸后的一秒,而廖斐的”未来是否会影响现在?“则对时间作逆向的思考,这个命题更接近物理学对时间旅行的 假设,吴鼎的”上帝的沉思“和隋长江的”如果没有预言“是相反的方向,上帝是必然的,而没有预言则更倾向于偶然性的掷色子,但是上帝掷色子吗?

附:邱黯雄给艺术家的文字

2012

我们已经进入2012年,但预言中会发生的还没发生,我们还在等待将要来临的一切,我们在2012中猜测2012将会发生什么。也许会发生不寻常的事情,也许不会,但回顾过去,世界已经足够令人惊讶。

时间是一种错觉,过去是已知的,未来是未知的。但未知的早已存在,已知的已经消失。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遥远星光,当我们看到它时它也许早已不存在了。

每个人有自己的2012,正如每个人有不同的命运。猜测命运需要一些线索和提示,这些线索是通向未来的路径还是路上的陷阱?

我们会震惊于突然发生的事,飓风起于萍末,但我们往往对事情的起因漫不经心毫无察觉。

2012 的预言因为电影而广泛传播,而电影所虚构的细节的逼真反而使预言的神秘性和不可知性降低,大众对2012的想像更接近.娱乐的虚构,我们在电影中安全地体 验过了人类的巨大灾难,当我们心有余悸的走出电影院时,不太相信这会真的发生在我们自己的生活中。但即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只能接受既成的事实。

末世的预言的背景是基督教的末日审判以及线性历史观的终点。末日之后是什么状况?这是个悖论,末日后应该一切皆终止,而时间不再延续是不可想像的。
___邱黯雄

http://ww3.sinaimg.cn/large/67638363jw1dqchv3fsdjj.jpg

共4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后一页